地址:  上海市徐匯區肇嘉浜路288號中福商務樓408A室
 
郵編:  200030
  電話:  +86 (21) 64276429
              +86 (21) 64399791
  傳真: +86 (21) 64394470
  E-mail:  patent@weiyuanpat.com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
         ●美國專利商標局
         ●歐洲專利局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
         ●中國專利資訊網
         ●上海知識產權網
        

加強運營體系建設 彰顯智慧財產權價值效應——解讀《“十三五”國家智慧財產權保護和運用規劃》之重大專項篇①(2017-03-22)

年發明專利申請量和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雙雙突破100萬件;商標累計註冊量突破1000萬件,年申請量和註冊量均居世界首位;著作權年登記數量突破200萬件,再創歷史新高……在“十三五”開局之年的2016年,這樣一連串的數字再一次表明,我國智慧財產權大國地位日益鞏固。但我們也要看到,我國智慧財產權仍存在“大而不強、多而不優”的階段性挑戰,如何提升智慧財產權品質、彰顯智慧財產權價值,是當前最為緊迫的任務之一。

  2017年初,就在上述資料發佈的同時,《“十三五”國家智慧財產權保護和運用規劃》(下稱《規劃》)也由國務院印發實施。在《規劃》部署的4個重大專項之中,首要任務便是“加強智慧財產權交易運營體系建設”,並提出了“完善智慧財產權運營公共服務平臺”“創新智慧財產權金融服務”“加強智慧財產權協同運用”等具體任務。“如果說智慧財產權的創造是基石,那麼智慧財產權的交易運營便是通道,是實現價值的通道。”近日,江蘇省智慧財產權研究中心主任唐恒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通過加強交易運營體系的建設,可以實現智慧財產權的激勵效應和增值效應,激發全社會更大的創新熱情,最終為自主創新構築一個可持續發展的良性通道。

  多方聯動 完善平臺體系建設

  早在2011年前後,我國就有部分機構開始了針對智慧財產權運營的探索。“彼時,隨著國家智慧財產權戰略實施3年有餘,我國的智慧財產權數量和品質得到了快速提升,為開展智慧財產權運營奠定了基礎。”唐恒向記者介紹,“從這時起,作為市場主體的廣大企業對實現創新價值的需求變得更加強烈,而智慧財產權運營在實現技術方案的同時還可以充分發揮其權利作用,能夠產生不同于單一技術本身的增值效應,這無疑是一種實現創新價值效率更高的模式。”

  的確,這一時期,以北京智穀睿拓技術服務有限公司等為代表,我國誕生了一批專注於智慧財產權運營和技術轉移的仲介服務機構,智慧財產權質押融資和專利協同運用試點工作也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智慧財產權運營逐步成為新的熱點,但多處於‘摸著石頭過河’的探索階段,可行、可持續、有效的運營模式並不多。從實踐經驗分析,我國迫切需要實現智慧財產權的股權投資功能、產業轉化功能、交易變現功能、融資的質押抵押功能。”天津市科學學研究所所長李春成指出,這就需要解決智慧財產權交易運營的服務資源分散、能力不強、缺乏可持續經營的有效服務模式等問題,因此需要構建一個強有力的大型平臺。

  及至2014年,國家智慧財產權局會同財政部開展了以市場化方式促進智慧財產權運營服務試點工作,我國開始通過集成政策、整合資源、創新機制,發揮中央財政資金引導作用,搭建起了智慧財產權運營公共服務平臺,同時大力培育智慧財產權運營機構,並在各省區市設立了重點產業智慧財產權運營基金。“目前,我國已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從建設實現智慧財產權價值最大化的服務平臺、提升服務機構的能力、改善運營方法模式和流程以及資金支援方式等多個方面進行支撐。”唐恒告訴記者,通過幾年來政企學銀等多方聯動,我國已初步建立起“平臺+機構+資本+產業”四位元一體的智慧財產權運營服務體系。

  記者從國家智慧財產權局瞭解到,在政策的帶動作用下,2016年我國專利質押融資額達436億元人民幣,各類重點產業智慧財產權運營基金首期募集資金42.8億元。

  有的放矢 打通交易運營節點

  從智慧財產權交易運營體系的初探,到平臺體系的逐步完善,我國用了大約5年到6年的時間。其間,一批在傳統模式下開展智慧財產權運營轉化的服務機構相繼被市場淘汰。“為什麼過去的技術交易或智慧財產權交易平臺很難成功,而現在則有著很大的改觀?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也是為更好地完成加強智慧財產權交易運營體系建設這一任務而尋找出路。”李春成告訴記者,當前,我國的智慧財產權交易運營體系下所涵蓋的運營平臺、高校院所、企事業單位和仲介機構,依然面臨著一些亟待打通的節點,概括而言可以歸類為運營特色、運營機制和運營模式這幾大問題。

  “前不久,我們組織了對全國第二批國家智慧財產權示範企業的調查,發覺即便是這些示範企業,也普遍未把智慧財產權視為一種資產,缺乏盤活資產、放大價值的需求。”唐恒向記者表示,目前我國對智慧財產權運營在促進和推廣商業化、資本化運營方面的作用認識不夠,同時也缺乏專業人才的支援,迫切需要強化相關政策的系統性和體系化,使得政策之間能夠互為支撐,產生良好的協同效果。

  對此,此次出臺的《規劃》也作出了明確的部署。其中強調,要出臺相關行業管理規則,加強對智慧財產權交易運營的業務指導和行業管理。以智慧財產權運營公共服務平臺為基礎,推動建立基於互聯網、基礎統一的智慧財產權質押登記平臺。此外,《規劃》還提出,要拓展智慧財產權質押融資試點內容和工作範圍,完善風險管理以及補償機制,鼓勵社會資本發起設立小微企業風險補償基金。面向行業協會、高校和科研機構深入開展專利協同運用試點,建立訂單式發明、投放式創新的專利協同運用機制。

  在李春成看來,我國現階段的智慧財產權運營工作,還不宜過於強調盈利性。“換言之,要在初期發揮政府財政資金的政策導向功能,為各界提供培訓、資訊、搭建交易平臺、整合行業運營資源等方面的公益性服務。”李春成建議,應鼓勵智慧財產權運營投資主體的多元化,支援已有豐富技術積累的科技型企業投資智慧財產權專業運營機構,並儘快為具有自身“造血”功能的智慧財產權運營機構創造生存發展條件。

  “希望通過實施‘加強智慧財產權交易運營體系建設’的重大專項,能夠推動我國建立適應市場競爭的創新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實現智慧財產權交易運營投資主體的多元化,提高創新投資效益,帶動各方共同分享智慧財產權價值,最終為智慧財產權強國建設提供強有力的支撐。”唐恒表示。(智慧財產權報 記者 崔靜思)